2018建筑空间国际设计峰会——领袖圆桌会议实录
2018-10-08


微信截图_20180930174221.png


长江主轴 · 城市远见

2018建筑空间国际设计峰会

2018 International Design Summit of Architectural Space

领袖圆桌会议实录

Record of Round-Table Leaders Meeting


2017年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批准,武汉正式入选世界“设计之都”,成为继深圳、上海、北京之后中国第四个“设计之都”。2018年9月16日,由中国武汉工程设计产业联盟与羿天设计联合主办、羿天设计承办的“长江主轴•城市远见——2018建筑空间国际设计峰会”在武汉东湖国际会议中心成功举行,带来了世界级的设计回响,也是武汉加冕“设计之都”后最大规模的学术事件。在当天上午的领袖圆桌会议中,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各国的设计专家与武汉设计之都促进中心、武汉市规划研究院、羿天设计一起,针对武汉未来的“长江主轴”战略规划精彩建言,贡献真知灼见。

 

 

嘉宾发言要点摘录

以发言先后为序

 

金志宏

中国武汉工程设计产业联盟秘书长

武汉设计之都促进中心理事长

 

金志宏.jpg


——“长江主轴”赋予了武汉新的时代意义,它需要与世界有个连接

 

今天的圆桌会议意义重大。一方面,“长江主轴”赋予了武汉新的时代意义,它需要与世界有个连接;另一方面,来自全球顶级设计机构的专家们,也一定对武汉的未来很感兴趣。武汉因长江而骄傲,但是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对沿江生态资源的破坏也比较严重,因此在新一轮的建设体系中需要精心的弥补。所以,我们需要来自世界的技术和理念,借助“设计之都”这个平台,持续参与到武汉以生态文明保护和建设的“长江主轴”中来。今天上午的闭门会议和下午的公开演讲,都没有过多强调政府的背景,而是以社会组织(设计之都促进中心、设计产业联盟)的名义来推动,希望强调峰会的学术性、专业性,为武汉的未来带来切切实实的价值。

 

 

望开磊

武汉市规划研究院主任规划师


望开磊.jpg


——“长江主轴”是一个复合型的城市轴线,它是多节点、多时序的,既是长远规划,也是近期可触及的建设进程

 

感谢峰会邀请,由我来给各位嘉宾简要介绍一下武汉“长江主轴”的规划思路。其实在2017年,我们一整年的时间都在围绕“长江主轴”做了很多前期的规划工作,按照十年的时间节点,规划局和政府很多部门一起在协调这个宏大的远景。

在“长江主轴”概念提出之前,武汉历史上一直都是汉口、武昌、汉阳相对独立发展,更像三个独立的城镇。“长江主轴”的提出,是在长江经济带作为中部发展推动器的时代背景下,将武汉理解为长江中区的特大型城市,上接重庆、下到上海。可以说,武汉是长江的中心,长江也是武汉的中心。我们研究过世界二十多个国家一百多个滨水城市,想找到一些对标的案例,后来发现几乎找不到一个由大河穿越城市的中心区域、并且两岸相对均衡发展的特大城市范例。

所以,武汉正在谋划世界上非常罕见的以大型水系作为城市中央轴线的城市战略。在调研和规划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很深切的感受到,武汉市民对于滨水的场景感和人文环境的巨大需求。所以我们在做主轴规划时,没有刻意强调现代性以及宏伟的城市形象,或者说大型标志性工程项目,而是聚焦江滩生态化改造、动植物生态环境研究、水质保护改善、长江交通方式转变,以及文化设施的植入。没有把长江定位于“城市标语”,而更多是大家愿意亲临体验的公共空间。

当然,“长江主轴”是一个复合型的城市轴线,它是多节点、多时序的,既是长远规划,也是近期可触及的建设进程。

 

肖志中

武汉市规划研究院首席规划师




——“长江主轴“”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将过去二十年的城市版图一再扩张,回归到集中聚焦的体系上来,使其更有效率、更有密度、更有体验感

 

我补充一点。“长江主轴”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将过去二十年的城市版图一再扩张,回归到集中聚焦的体系上来,使其更有效率、更有密度、更有体验感,充分发挥统领城市功能、交通体系网络的作用。如果城市中心区能够容纳更多的人口、更高的生活品质,城市运作的效能和可持续性就会非常可观。

目前“长江主轴”按照规划已经在逐步推进,包括城市阳台、沿江道路、亮化工程,以及结合长江大保护要求的“长江主轴”双修设计工作。同时,“长江主轴”提出沿江各个行政区要依托“长江主轴”进一步相对延伸,将城市功能、交通、景观等网络体系与主轴形成高度的关联和渗透,促进城市整体的功能结构优化和完善,这将是我们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Benjamin Viale

法国AREP设计总监


 

——必须强调公共交通整体综合的覆盖策略,让人们可以通过公共交通更方便、快速、高效地到达滨水界面

 

在过去几年里,AREP参与了很多武汉的建设项目,法国总部也同意将分公司设立在武汉,使得我们对这个城市有更多的了解,也很荣幸今天第一个代表国外的设计机构发言。

在我们的观察中,和上海、重庆等滨江特大城市相比,武汉的城市天际线存在比较明显的欠缺。世界很多滨水城市的天际线都有其标准的名片,同样,武汉也需要一眼可辨识的城市意象。所以我们在思考如何为“长江主轴”带来更有创意的规划,而不是更严谨、规则化的呈现。例如,如何将沿江的界面和城市内核形成更好的联系,这是非常重要的。可以通过跨江的城市阳台与其下对沿江界面的紧密联系来实现,这一点上我必须强调公共交通的整体、综合的覆盖策略,让人们可以通过公共交通更方便、快速、高效地到达滨水界面,改变私家汽车对公共空间的侵蚀。这方面武汉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此外,我还想强调关于武汉的历史和遗产建筑的保护。在新片区的建设中,拆除历史的痕迹是最简单直接、最高效的方法,但是多年之后也许我们会感到后悔。不要因为今天的利益而让未来留有遗憾。在武汉时间越长,我们越发现历史文化对这座城市的重要性,这方面法国的优秀案例很多,我们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借鉴给武汉的具体实施项目之中。

 


Stephen Pimbley

英国SPARK创始合伙人


 

——谈到“长江主轴”,人们迫不及待地希望改变人与滨水界面的关系,但是我想说的是,真正需要改变的是人与社会的关系

 

思邦(SPARK)在中国已经有20年的建筑设计经验,但我却是第一次来到武汉。从昨天晚上我就在想: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武汉?这里是个非常奇妙的地方,未来的潜力无限。当我们谈到“长江主轴”,很多人都迫不及待地希望改变人与滨水界面的关系,但是我想说的是,真正需要改变的是人与社会的关系。这几年城市和科技的发展都非常快,人与社会的关联变得单薄或者滞后,这是SPARK真正关注的问题。

我来自伦敦,伦敦和河也有重要的关系,但是在河岸改造的过程中,人和社会的联系已经改变了很多。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城市滨水岸线都是由工程师设计的,从交通和技术的角度去设计,而不是从社会的角度。例如伦敦的泰晤士河,在历史上主要以贸易和交通为主,而贸易的形式随着社会的进程而发生迁移。这时我们发现很多城市,人跟河的关系变得脱离。回到当下,我们想从社会的角度、人文的角度去重新思考我们和长江的关系。

这些年,从伦敦到新加坡,再到上海和宁波,我们一直在研究如何在滨水环境中打造非常愉悦、令人惊喜的空间。我想特别建议的是,在设计河岸改造的时候,不一定都是设计师和规划师之间沟通,而更应该和富有想象力的人一起沟通,他们可以是任何人,任何的使用者,甚至老人和儿童。我们的终极理想是给城市带来更多的创意。

 

 

Jens Kump

德国HPP合伙人

 


——我们在梦想的实现过程中,不是一早把蓝图全部制定好,而是在梦想实现过程中针对实际需求进行调整和改变

 

德国HPP80多年的历史,但是在中国开设分公司(上海)只有十年时间。我们全球总部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多夫”在德语里面的名字是指镇的意思。大家在中国都是谈论“城”,在德国都是“镇”,这是非常不同的尺度概念。相对中国高速发展而言,德国是发展比较慢的国家,当然德国也曾经有过快速发展的时期。HPP有幸在德国经历过那个时期,非常愿意把其中的经验和教训贡献给武汉。

我们在梦想的实现过程中,不是一早把蓝图全部制定好,而是在梦想实现过程中针对实际需求进行调整和改变。德国现在的建筑多半是存量的建筑,但是在中国,像“长江主轴”这样的超级规划,很多大城市都在做,这是充满机遇和梦想的国度。

刚才看规划视频(注:指会议中播放的“长江主轴”介绍的视频)中,可能有些新鲜的想法不一定是规划师的愿景,而是做3D动画的人员用他们的想法带入了很多亮点,也可能来自周边社区和未来人们对片区的想象。“长江主轴”设计更像是城市的催化剂。这个区域尺度巨大,仅仅江滩就有100米宽。我们鼓励大家思考的是什么呢?可能辐射的不仅仅是100米的深度,再往周边社区去走,可能要辐射500米的深度。我们跟这500米之内的社区,跟周边人群的关系也是我们在设计规划里面要强调非常重要的方面。比如说健身设施,不能只考虑大型体育需求,我们更需要考虑的是微观层面上居民日常休闲健身的需求。

 

 

May Wei

美国CRTKL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

 


——“长江主轴”这个大规划其实是在重新定义武汉城市,其中特别重要的是注意保持政府各部各局与开发商之间的观念平衡性

 

CRTKL跟武汉规划局、武汉政府已经有多年的合作,也是目前武汉城市专家组的成员。在武昌古城的保护复兴、两江四岸总体规划等项目中,我们和武汉建立起密切的联系。而今天的“长江主轴”进一步加强了武汉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如果说“长江主轴”这个大规划其实是重新定义武汉城市,那么我们最期待的是它能够在最细节的尺度上展现温暖的一面。CRTKL七年前规划了上海虹桥核心区,也花了十年时间研究上海苏州河两岸的文化改建。上海是有细节的城市,我们希望这个核心理念也能带给武汉(一些启示)。

“长江主轴”的规划需要各方各层面联合设计。不同的分管单位,例如水务局,还有不同的蓝线、红线都是相关单位在各自控制。整体规划如何出彩?最重要的就是武汉市政府和设计联盟一起让各方面全力协同,而不仅仅是规划局在主推。CRTKL在水处理和商业综合设施的设计方面都有丰富的技术经验,其中特别重要的提示就是注意保持政府各部各局与开发商之间的观念平衡性。

 

 

Evan Gu

美国Gensler技术总监

 


——越是高强度的开发行为,越是要注重密度缓冲区的设置,缓冲可以是生态上的、视觉上的、甚至心理上的,让整个城市形成自然生态网络系统

 

Gensler是一家美国的公司,美国和亚洲有何不同呢?在亚洲,大家喜欢集聚在一起,社区复合型会越来越强,大家希望在非常集约的空间里享受到城市的文明,彼此的关联度和依赖性都很高。那么,怎么去理解武汉这个城市呢?最大的特点恰恰是长江把它分成了三镇,因为每个镇都有互补的优势,相互关联、相互依赖,不同区域可以形成多中心的形态,反过来影响了整个城市和消费的组织形式。Gensler提出工作、生活和娱乐三位一体的城市化趋势,也是未来的一种响应。

如果“长江主轴”是城市中心复兴过程的一种体现,那么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超高层或者非常大的综合体怎么样进行分布,实际上需要规划层面或者更高层面进行统筹安排。但Gensler作为高层建筑的专家型设计机构,今天想指出的是,越是高强度的开发行为,越是要注重密度缓冲区的设置,这种缓冲可以是生态上的、视觉上的、甚至心理上的,让整个城市形成非常好的自然生态网络系统。在城市的核心地段关系应该有很多缓冲,我们强调开发是要分层次进行。

超高层和大型综合体复合型业态的一个趋势,是在有限的的空间里解决很多功能,或者可以理解为微缩城市。一座建筑的内部形态和系统跟城市有相似的地方。需要用城市的系统思维来设计和运营建筑,航空线、环保、消防等,这些问题会在大型建筑尤其是超高层建筑操作过程中会经常遇到,我们要从更广泛的层面来考虑或者从更远的角度来考虑。

 

 

Dennis Ho

澳大利亚HASSELL全球董事

 



——能否做出一些努力,用有效的设计和规划的方式,恢复城市某些生态环境和特征,让生态的特征渗透到城市的各个部分

 

非常感谢大会的邀请,澳大利亚HASSELL是一家世界型的公司,我们主要专长的领域是滨水空间的城市设计。从非常细小家具的尺度,到比较大的城市尺度,我们都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在之前几位嘉宾发言的基础上,我想再提三个问题。

一是河流到达感的问题。曾经在历史上,河流是人们到达一座城市的第一体验,而如今机场和火车站才是。如何保持城市陆路地区和河流和城市之间的相互关系,这对于滨水城市是非常值得反思的。第二个问题是滨水空间与中国古典文化的关系。我们在中国水墨画中看到过很多非常美好的山水图景,今天会场里面也有这样一幅背景。但是如今,自然环境反而是退居次席,我的问题是能否做出一些努力,用有效的设计和规划的方式,恢复城市某些生态环境和特征,让生态的特征渗透到城市的各个部分,在开发特征和生态特征之间取得某种平衡。第三个我想谈的话题是尺度问题。从城市的尺度,到建筑的尺度,到人的尺度,让滨水的关系成为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这样的“长江主轴”是非常值得期待的。所以设计不仅是概念和规划,而必须渗透到景观、家具以及很多与人相关的空间行为学之中去加以研究。

 

王桢栋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助理、博士生导师


 

——山水画如果要作得好的话,要做到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现在武汉前面三个可做到了,下一步“长江主轴”一定可以做到可居

 

今天的圆桌会议中我是唯一的高校代表,非常荣幸能够在这里分享一下我的经验和观察。四年前,由重庆大学牵头,华中科技大学、东南大学和同济大学成立了“一江四城”联盟,每年有青年学者一起讨论长江沿线沿路发展。这四年下来,我觉得今天谈论的“长江主轴”问题,不仅仅是武汉的问题,还是长江沿线城市非常重要的问题。

今天我们的研讨其实面对来自三个方面的矛盾。首先是保护和联动的矛盾。我们看到沿江有很多历史保护区,但是城市要联动发展必然要提高城市的密度,我们城市的更新需要有更多大型公共建筑去建设,城市尺度的矛盾就凸显了,我们可能也需要更大更全局的眼光去看待规划的问题。第二个是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的矛盾。接下来很多人会迁到沿江区域,人口迁入会带来商机,也会有高密度开发,这个高度开发显然跟两岸生态保护存在矛盾。第三个是尺度和功能之间的矛盾。我们发现长江的尺度无论如何会对城市交通造成巨大的障碍。在下一个阶段如何去考虑人口密度的分布,如何通过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更好地使两岸发生联动,如何让我们的城市以更好的方式紧凑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沿着长江两岸有非常多高密度的高层大型公共建筑形成城市山水景观。我想用北宋著名画家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提出的“四可”说来结束今天的发言,山水画如果要作得好的话,要做到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现在武汉前面三个可做到了,下一步“长江主轴”做得好的话一定可以做到可居,特别适合生态发展的城市。

 

 

羿天设计创始人、董事长、总设计师

严斌

 

无论是建筑设计还是室内设计、景观设计都被赋予了改善人们生活质量与生存空间环境的功能。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需要一种更优化的设计模式以满足人们对环境的需求

 

羿天设计作为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纯建筑装饰设计公司,积极参与了武汉的城市化建设。“长江主轴”规划关系到未来武汉的发展方向,作为本土最大的民营设计机构,羿天设计应当为“长江主轴”的建设出谋划策、积极参与,做出自己的贡献。基于这样的初心,我们邀请了来自全球顶级设计机构以及嘉宾、华中区域最具实力的地产企业以及来自上海和武汉的高校学者,与中国武汉工程设计产业联盟一起主办了“长江主轴•城市远见——2018建筑空间国际设计峰会”。

23年来,羿天设计扎根于武汉,一直在默默耕耘,上千个关系到武汉城市发展、市民生活的重大项目均出自羿天设计,其中很多都是地标性建筑,比如武汉市民之家、湖北省图书馆、中建光谷之星等等。

我认为,长江主轴不仅是武汉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而且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无论是建筑设计还是室内设计、景观设计都被赋予了改善人们生活质量与生存空间环境的功能。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需要一种更优化的设计模式以满足人们对环境的需求。许多比较复杂的项目,不可能由建筑师完全承担所有的设计,但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包括景观设计师之间的密切配合,加上建筑设计与室内设计从开始策划的时候就同步进行,可使项目的质量得到充分保障。任何一个好的建筑设计作品从来都是建筑外观和建筑室内完美结合的成果。

来自全球顶级设计机构的嘉宾,给武汉和长江主轴带来了不同的经验与启示,其中有很多是比较先进的理念,值得借鉴。但这样的经验应当与室内设计相结合,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带给人们更好的生活质量与空间环境。羿天设计拥有数百名设计师,他们中有不少是建筑学背景出身,因此在进行室内设计的时候,能很好地与规划师、建筑师相配合。

未来武汉的发展,羿天设计将继续贡献自己的专业与服务。

 

 

附:本次圆桌会议主要嘉宾

中国武汉工程设计产业联盟秘书长、武汉设计之都促进中心理事长金志宏先生

武汉设计之都促进中心常务副理事长、秘书长蔡辉先生

设计之都建设工作专班处长孙明先生

武汉市规划院首席工程师肖志中先生

武汉市规划研究院主任规划师望开磊先生

英国驻汉总领事馆贸易投资领事毕思德先生

英国SPARK创始合伙人 Stephen Pimbley先生

法国AREP设计总监 Benjamin Viale先生

德国HPP合伙人 Jens Kump先生

美国CRTKL副总裁May Wei女士

澳大利亚HASSELL董事Dennis Ho先生

美国Gensler技术总监顾锷Evan Gu先生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博士生导师王桢栋

CTBUH中国办公室副总监瞿佳绮女士

本届峰会顾问、中国建筑评论学术委员会理事艾侠先生

羿天设计董事长严斌先生


羿天新闻